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 医药价格 >  文章正文

说“看病最不贵是中国”,有才

时间: 2021年10月12日 19:36 | 作者:朗依制药 | 来源: 医药资讯| 阅读: 192次

  2月18日,广州市政协委员、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说,其实在中国看病并不贵,是人们的价值观念问题。曾其毅说,在中国,专家门诊的诊金是7元,但是国外要请一个医生看病,诊金是300元。“所谓看病难看病贵,我走遍全世界,看病最不难是中国,看病最不贵是中国。”(2月19日北方网)

  “看病难,看病贵”是老百姓反映最强烈的问题,把其视为新的“三座大山”之一,现实中“小病挺,大病拖,重病只好见阎罗。”因病致贫,因病返贫的现象并不少见。而身为卫生局副局长却说看病最不贵,看病最不难,这真有点不食人间烟火。在此笔者想起晋惠帝,那位有白痴之名的“弱智皇帝”,当他听说百姓受灾饿死,惊问:“何不食肉糜?”因此留下千古笑柄。这位副局长的话语与这位晋惠帝如此相似,真象是“肉糜”晋惠帝现代版。

  副局长语出惊人,据其自称是走遍了全世界所得出的结论。截至2002年,世界上共有194个主权国家,共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全世界有近400个国家和地区,很少有人说走遍了全世界,可既不是外交官员,又不是专业旅游家,就是一个月跑一个国家,也要几十年,怎么可能走遍全世界?看来这副局长是在说大话,但是有一点可以相信,那就是此副局长走的国家确实不少,没有上百个,也有几十个。出国不可能象散步,象逛街,这出国是最花钱的,去一个国家小到几千元,大到几万元,副局长去了多少个国家,花了多少钱。这钱是自己出的吗?如果是自己出,就是倾家荡产也不够,那只能是公家出,那这公款是从那来,只能是只能从本部门的收入来,这个收入无疑打入了医疗成本,由患者埋单。一个副局长号称走遍了全世界,其下属的院长们,专家们,大大小小的领导们也不会那么“寂寞”,也得相应的效仿主管局领导的到国外去考察,到国外去对照。这笔开支该是多大?这国家,单位能补得住吗,个人部分能承受的了吗?

  另外,医院不是一潭清水,一些握有实权的掌门在基建上、购置医疗器械上、采购药品上想方设法,挖空心思敛取不义之财。如:深圳罗湖原卫生局长连振辉在工程建设、医政管理、医械采购等工作中为多名行贿人谋取利益,并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155万元、港币11万元、美元1万元;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有医生约200名,却有140多名陷入了“回扣陷阱”。从药商、医院院长、药剂科领导到有处方权的医生,形成了多开多得、利益均沾的腐败食物链。江门市中心医院一电脑员两年来就收了10多万元“小费”。这些腐败的成本欲壑难填,能说看病不贵吗?

  再说,我国人均GDP虽然快步跃升,但还排在世界100位之后。农村还有2000万贫困人口。目前,全国有4亿多人没能享受任何形式的医保,已有的医保也存在保障水平较低等问题,中国的国情能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提并论吗?在国外花300美元诊金,腾讯,这昂贵的诊金包含那些服务,有那些内容,你了解清楚吗?就算是同中国的门诊内容完全相同,也并不奇怪,这是人平收入,国家的财力所决定。如果以300美元诊金为标准,在我们这样的国度里,许多人一个月就是不吃不喝也看不上一个门诊。这种对比有什么可比性。

  从一些医院的现状看,看病贵到了许多人难以承受的地步,如:南京市副市长陈家宝曾感叹说,“现在都在喊看病贵,为什么药价到老百姓手里就翻了几番!拿我自己来说,几年前在镇江看个感冒就花了4000多!”身居高位的副市长尚且如此,一般的百姓呢?现在到医院看个小病花个几百元是常事,住院花去几十万,甚至几百万也屡见不鲜,实际上医院的收费已经同世界发达国家靠近。从收入与医疗开支相比,从何得出看病不贵的结论?

  看病贵一直被公众所诟病,中央纪委委托地方纪委和统计部门在广州、湛江、韶关等9个市(区)进行2006年党风廉政建设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在群众认为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比较突出的部门中,医院排第一;在当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的突出问题中,“看病贵”排第一;在群众关注的热点问题中,“医疗制度改革”排第一。由此可以说明卫生部门不仅仅是投入的问题,而是其内部的腐败问题,这才是看病难,看病贵的症结所在。

  当然,作为政协会,政协委员可以畅所欲言,但是政协委员更应该多一份责任,站在公众的立场,公正的评价自身的工作,而不应该胡比乱编,转移公众的视线。晋惠帝对这些充耳不闻是因为他是白痴,副局长难道能与其同站在一个档次吗?这种“看病最不难是中国,看病最不贵是中国”的言论,与事实不符,必然引起公众的极大反感。

文章标题: 说“看病最不贵是中国”,有才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laneva.com.cn/jiage/532636.html
Top